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发生了什么?八菱科技控股股东逃离,特定股东计划清仓式减持__凤凰网

2019-08-16 点击:1508
?

%5C

见习记者王志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杨世生深圳报道

被誉为“国内自主品牌汽车散热器企业的领导者”的南宁巴陵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灵科技”)开始通过增资扩股扩大扩张三年。但是,这种发展路径影响不大。人们不理解的是,只要原来的主营业务面临发展困难,巴陵科技就会选择“老路”,经常进入不熟悉的地区。

2019年,上市公司业绩出现大幅亏损,而上述路径依赖更为明显。相应地,由于资本增加和收购,巴陵科技还收到了监管机构关注的信函。在过去的16个月里,感兴趣的信件数量达到了11个。

湘西资本执行董事项梦告诉记者,[80x9A8B]记者表示,巴陵科技是一个疑似盲目扩张和扩张的想法。

多起来的关联关系

8月1日,巴菱科技宣布,“控股子公司北京宏润天元基因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润天元“)将被纳入公司合并报表,直至2019年12月31日。与关联方的日常关联交易总额为1.57亿元。“

收购前,鸿润天元与关联方关系密切。 2017年和2018年,向关联方提供的商品和服务总额分别为1.3亿元和1.79亿元,相应的营业收入分别占38.32%和61.74%。虽然在收购时,巴陵科技表示“它将尽力避免或减少关联方交易”,但似乎这种承诺将会丢失。

巴陵科技收购鸿润天元充满了曲折。 2018年12月,巴陵科技预计收购鸿润天元100%股权不超过30亿元人民币。收购计划一旦公布,深圳证券交易所关注的信件随即紧随其后,主要是在“价格基础和合理性”的基础上提出问题。

在接受询问后,巴陵科技并没有放弃上述收购。毕竟,向大型健康产业发展的过渡已经很久了,但已经对所获股份的比例做出了妥协。 2019年4月,上市公司以人民币9.08亿元的代价收购了宏润天元51%的股权。宏润天元是一家致力于细胞技术研发,临床转化研究和健康管理服务的公司。其主要业务是“为医学,科研和美容机构提供细胞分离,检测和培养”。

收购宏润天元项目浮出水面后,将围绕大健康产业进行一系列巴陵科技增资。在2019年1月和4月,巴陵科技以“公司产业转型的需要”为由,定价2000万元和6600万元。为王博智能卫生间创新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王博智慧”),大姚马王科华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华生物”)增资对应后者的20%和22%的股份。随着上述资本的增加,巴陵科技已进入不熟悉的智能马桶和工业大麻领域。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2018年,王博智慧和科华生物就亏损了,未经审计的净利润分别为-45.5万元和-58.26万元。

在成为巴陵科技控股有限公司的子公司后,鸿润天元于2019年7月先后与上海乔家仁医疗美容诊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乔家仁”),海口市人民政府和北京安洁玛化妆品有限公司合作。 (以下简称“北京安捷玛”)签署《华夏时报》。前协议主要为乔家人的终端客户提供单元存储及其他相关服务。预计年交易额将超过2亿元。后者的协议是与红润天元和北京安杰玛一起在海口建立安捷玛集团总部。建立生命健康产业园项目。

7月24日,深圳证券交易所发出关于后者的关注函《合作协议》,要求上市公司解释拟议的安吉集团总部的主要业务是否包括干细胞治疗及其对干细胞治疗的法律依从性。此外,截至2018年底,北京安杰玛的资产负债率达到97.91%,净利润为6万元。关于北京安吉的表现能力,还需要证明。

北京安捷玛的最终控制人是王安祥,他曾持有宏润天元71.05%股权(目前持股49%)。不难看出,红润天元与王安祥之间的关系无法确定。相反,这种关系正在慢慢变得越来越多。

转型文化演艺失败

经常进入不熟悉的地区后,巴陵科技在2019年迎来了首次亏损,而这种损失正在进一步扩大。

根据其于7月4日发布的《合作协议》,今年上半年,巴陵科技预计亏损800万元人民币--1,500万元人民币。在此之前的第一季度,巴陵科技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92.98百万元,同比下降207.81%。

巴陵科技将亏损归因于“投资收益同比下降,管理费用和财务费用同比增加”,而投资收益减少主要是由于股权投资和财富管理投资收益下降产品。

损失并非没有警告。经营收入连续两年下降后,巴陵科技的业绩也在2018年大幅下滑。年内,上市公司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7.1亿元和727万元。相应下降8.33%和94.62%。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巴陵科技成为“制造业和文化产业双主业务模式”的第一个完整财年,但业绩似乎表明上市公司未能进入文化表演艺术领域。自2015年以来,Baining Technology的全资子公司Impression Dinosaur Culture and Art Co.Ltd。已投入巨资建设《2019年半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项目。

根据巴陵科技年报,截至2018年底,恐龙项目累计实际投资3.37亿元,累计实现收入-7,358,900元。记者梳理了他过去的财务报告,发现仅2018年该项目的亏损就达到了.6万元,这也意味着文化表现业务已经成为上市公司业绩的“拖累”。

事实上,今年4月,上市公司预计《远去的恐龙》项目将继续亏损并暂停业绩。巴陵科技的主要业务是汽车零部件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开始转变为另一个陌生的领域。

%5C

对此,文峰汽车创始人张志勇告诉记者《远去的恐龙》,从未来整个汽车市场生态将是一个下降趋势,即使有一个复苏,它是一个低增长的状态。这应该是巴陵科技面对整个汽车市场低迷的战略调整。

不过,沉萌认为,巴陵科技是一个疑似盲目扩张和扩张的想法。日本公司可以在基本组件方面实现卓越。如果上市公司诚实地沉浸在原有业务中,即使汽车散热器仍有巨大的改进空间。

特定股东计划清仓式减持

回顾一下2018年每个季度巴陵科技的表现,你会发现任何季度的跌幅都超过80%。表现没有看到改善的迹象,控股股东杨敬忠率先逃离。去年10月,杨敬忠提议将20%的股权协议转让给南京红太阳金融控制供应链有限公司。两个月后,由于协议的终止,双方没有签署正式的股权转让协议。协议。

东侧不明亮,西侧明亮。 2018年12月,杨敬忠和实际控制人顾宇和他的妻子提议将11%的股权协议转让给国际象棋世界(惠州)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有趣的是,截至2019年4月底,后者仍在筹集股份传输。此外,杨敬忠还同意将10%的股份转让给王安祥,此转让是基于收购宏润天元。

在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同意转让股份后,公司的高级管理层和特定股东将加速减持。 2019年2月21日至3月13日,巴陵科技财务总监黄胜天通过集中招标等方式共减持9项,共计5,832,100元。在这轮还款期满后,黄胜天再次以“个人资本需求”为由减少了他在2019年持有的所有非限制性股票。

继5月8日黄胜天之后,百灵科技的另一位高管黄志强也通过集中招标减持了71,200股,并兑现了142.85万元。其特定股东陆辉正计划减持他手中的股票。 6月19日和20日,陆辉通过大宗交易和集中招标减持了139.54万股,总计2056.89万元。可以预见,这只是陆辉减少的开始。

前海开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告诉记者,今年的上市公司股权减持幅度更大。一方面,整体增长可能是缓慢的。上市公司高管通过减少现金和持有现金来解决资金问题。另一方面,一些股东可能对公司的未来前景没有信心,因此他们通过减少持股来减少持股。无论如何,这种减少将对股价产生负面影响。

巴陵科技未来有何计划扭亏为盈?控股子公司宏润天元如何控制和减少与王安祥的关联交易?记者已向上市公司发出采访信,并要求相关人员通知秘书。巴灵科技的相关负责人表示,现在是一个窗口期,而且监管情况严格,不敢触及高压线。我们必须谨慎小心,在窗口期间我们不接受任何采访。

李燕南主编:秦岭

日期归档
99真人官网 版权所有© www.sottokantho.com 技术支持:99真人官网 | 网站地图